2008-01-15

搬回bcn了,这里人气太糟糕,且无法上传过多的照片。也罢也罢。

这里:http://hayashi.blogcn.com

Tag: BCN
2008-01-04

blogbus冷冰冰的回复我说,不好意思,日志无法找回。心跌到了谷底。
虽然蝈蝈一直鼓励我要再重新写一遍,我还是无法再次坚持下来了。毕竟整整一天的时间什么事情都不做,就忙这个,还要忍受浏览器越来越慢的速度。
虽说放弃总结,但是还是需要感谢一下2007所有给我过关心与帮助的人的。在对我来说,发生了许多巨变的这一年里,正因为有大家的关心,才能够让我这样安然的把这一年走下来。

Tag:
2008-01-03

吐血- []

昨天从早上开始写,一直写到下午5点,整理了近50张照片,写了一大堆文字。担心意外丢失,还不停保存成草稿。结果在发布的时候,blogbus一切都显示正常,文章也正常发表了。
but,but!b~u~t~!buuuuuuuut!!!霸特!!!当回到首页的时候,却发现文章并没有出现,赶紧去草稿箱,发现草稿也不见了。
欲哭无泪,给blogbus的客服发消息了,希望他们能在后台帮我找回来。

Tag:
2007-12-20
自行车又消失了。对于社会的治安彻底的失望了。倒是对于自己的乌鸦嘴又有了新的认识。我嘴里念着这个自行车买的不称心啊不称心,它就消失了。嘴里念着,这个MP3怎不坏啊怎不坏,它就不亮了。
何丹很理性的分析道,年关了,楼下的车库又在修,骑车又冷。最近还是不要买车了,我觉得很有道理。决心等明年春天再说。从今天起做起了Walkman。非常讨厌挤空气混浊,走走停停的公交车。决心每天8点出门,步行去上班。锻炼身体,还能享受阳光,同时能够思考问题,并且可以抓住那些本来匆匆而过的风景。
圣诞气息越来越浓了,这个特殊的日子。
Tag: 自行车
2007-12-12

闲聊- []

1,如果你养了一盆水仙花,精心的照料,每天白天拿出去晒太阳,晚上拿进屋子。每日悉心照料,欣喜地看着它慢慢的抽芽,成长。
如果直到有一天,你突然发现,那高挑的茎叶间,竟然没有一个花骨朵。你会怎么做?把它丢弃?或是依然悉心照料它,使它绽放这种异样的美,依然享受这种异样的小幸福?

2、一路上飘着淡淡的圣诞气息。博库门口挂起了圣诞铃铛,嘉华国际廊厅里前几天的圣诞树架子现在也已经充满了一个个礼盒了。人们越来越习惯于这个节日了。
小学的时候知道有个么一个日子,不明白它能带来什么。明确的记忆开始于初二的时候和最好的朋友,一起去了教堂,听修女唱歌。初三时候被晚自修给禁锢,只记得焦头烂额的复习。高一的时候准备元旦的千禧篝火晚会。高二的时候和外教一起唱圣诞歌。高三的时候,依然是焦头烂额的复习。大一的时候,一个人在寝室看着窗外的雪,一觉醒来听通宵回来的泥螺讲述kiss的感觉。大二的时候,在幻蓝一度,喧闹中,看着一个个幻影迷离飘荡,看着阴暗中的脸庞,看着9个人站在灯光下唱歌。大三的时候,和桃子,深蓝在钱柜疯,为因提早回校错过火鸡而郁闷。大四的时候,和鲁思在空荡黑暗的教师追逐,并且在楼梯上飞身重摔。
每一夜都有美好的记忆。

2007-11-23

CIMG5494
人总会会去回忆一些东西,学会记得的人往往总是会伤的比较深,因为曾经的痛苦被复印后,一遍遍的在原来的伤口上轮回,学会忘记的人会比较幸福。因为人的一生,痛苦总是多于幸福的。所以,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是婴孩,以及失忆的人。

CIMG5373
同样,人生中,意外的损失,总是大于意外的所得。每个人总是在碌碌中,不停的用钱去弥补丢失或损坏而产生的损失。

CIMG5493
真材实料的巧克力浮在淡淡的液体上面,却被泡沫压在底下。这就是人类么?

DSC01809
总是看不清你的样子,因为被白遮住了眼。同样,也不能给你留下回忆。

Tag:
2007-11-15

bsb在若干年后又出专辑了,恰逢spice又传出复合的消息,这两个曾经的梦幻组合,再10年之后,又开始试图再现当年的辉煌了。他们对于我,代表着许多美好的记忆。但是那也只是回忆了,时过境迁,10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喜欢随身带着小U,随时记录身边的东西。因为当4年后,拿着相机去追寻曾经在学校里的点滴的时候,发现很多东西都已经被改变了。就算在原点,曾经的大楼,树木,草坪也许也已经不复存在了。人类的活动会摧毁太多的标记,要想保存下来,惟有随时去记录。

“听《沉睡在风中》,总会有自杀的冲动,哈哈”
“阿?为什么阿?”
“好像就是觉得世上有很多东西很美好,但是自己的生活却如此,和美好的东西都无缘吧,活着没意思了”
“晕倒,还好的了,也没有那么惨啊,呵呵”
“可能我的心太高了。不过真的经常听出这种感觉”
“那就不要听了闹。”
“那么好听怎么可以不听呢。再说又不会真的自杀,舍不得你的”
“呵呵,那听吧。”
“···”

Tag: BSB
2007-10-16

- []

很喜欢今天的天气,心里总是想着,这种天气就应该在西湖边悠闲的散散步,晒晒阳光,喝一杯冰奶茶。只是现在的生活充斥了太多的繁忙了,要有钱又有闲得生活,简直是天方夜谭。以前以为做一个学生,可以过上这种生活,现在看到某人的生活,终于明白,未来有所作为的学生生活也是很繁忙的。
原先计划的上海之行,因为种种原因变得很渺茫了,不过已经过了会严重影响心情的那种时期了,只是稍稍郁闷,调整一下就没事情了。小墨要回来了,不知道会带啥好吃的东西回来。本家问我要带啥,我说茴香馅儿的饺子,只是在火车上挤一天一夜不知道会不会坏掉。
回忆的杀伤力,在于对于美好的东西的感怀。

Tag:
2007-10-07

美食- []

表妹回来,一起去吃了自助餐。用小U和手机上美食。

DSC01729

DSC01731

FIL30

FIL31

FIL32

FIL33

FIL38

FIL40

FIL41

FIL43

FIL45

图片0007

图片0010

Tag: 美食
2007-10-01

月光- []

刚才听到了月光。突然又有一些感触。不知道一下子又过了多少年了,当年听到的时候那种感动似乎又隐隐泛起。I am god's child,曾经在FF765用了很久的签名,I am god's child,能在深夜,躺着repeat one不停听到哭着睡着。
不知道对时间的感伤的根源到底是什么?曾经的美好消失了?还是曾经那个自己不见了?喝一口汽水觉得清爽,听一首歌曲觉得感动,看一段文字觉得亲和,这样的自己不见了?能在无数小点滴中感受小幸福的那个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布满欲望,繁忙,压力,孤独,想念这些各异伤痕的一个躯体。每个人都是泥土,每个人都沾染了尘埃,因此每个人都是罪恶的Lilith,10年前有人这样告诉我们,10年后,我们这样和别人说。

——————————————————————————
今天的照片
图片0009

Tag: 月光
2007-09-29

my u- []

手机上阵,小U似乎有些冷落,不过他们还是可以各司其职的。小U夜景绝对一流,手机嘛,微距擅长,只是右下角有偏色。
似乎去年刚拍完桂花,今年又到了赏桂时节了
图片0004

图片0005

这张照片就叫《桥》

图片0007

Tag: 桂花
2007-09-22

PHOTOS- []

新手机以及一些学校的照片儿,不过没感觉,重点的东西不能贴出来

DSC01694

P9210050

P9210051

P9210059

P9210086

P9210098

P9210112

P9210139

P9210140

P9210159

Tag:
2007-09-19

P9190022

台风毫无先兆的来了,前一天感觉不到什么,第二天当帽子被吹飞的时候才发现网络,报纸,广播都砸絮絮叨叨说台风要来。那前一天他们都哪儿去了?作为沿海一带对台风很习惯了。还记得当初鲁思在下沙感受台风时候的欣喜。去年那晚在上海的外滩正好赶上台风,看到明珠塔的尖端埋在飞速流动的云海里,人影稀疏的外滩也算是别有一番风味了。

Tag: 台风
2007-09-16

开心,终于去了杭商后门那家破了“开什么店倒什么的店面”这个诅咒的鹅掌门。味道还不错,汤很鲜。只是我总觉得我眼儿大肚子小,每次都点太多,吃撑。不过那个地方的生意倒真不咋地,冷冷清清,感觉这个门面真的不适合开这种店吧,它能撑那么就也真不容易。想想他那个价格一席地都快能吃两顿了,而且十个鹅爪子竟然比一直本鸡还要贵很多。
昨晚泥螺和bbt都来了,好开心啊。只是据说泥螺去从事少儿不宜的事情,所以我见到BBT后就没有去找他。下次再说咯。9点多i和BBT,素,陪木沙吃饭。(之前告诉我是陪她吃饭,怎么现在想起来她就吃了一个冰淇淋?)因为她之前一直忙着荼毒女足世界杯,所以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和BBT聊了许多,分开一年,大家都会有许多新的想法吧。希望他的创业能够成功。
火大,大清早就不爽。那个老不死的神经病,把每个人都惹毛了。要不是别人要我别说了,我一方面也顾及形象,我早就发飚了。什么“我抽的烟比你吃的饭还多”,我骂过的人比你见过的人都多。人长大了真不爽,很多时候都要顾这顾那,不爽还要忍着。一点儿都不随性。哼,没两天就让你滚蛋,等着瞧!
DSC01676

DSC01674

2007-09-11

911- []

从前,山姆大叔屋外的一棵树上有一个巨大的马蜂窝,山姆大叔对它虎视眈眈,但是也懒得去弄它。马蜂们在自己的窝里生活倒也相安无事。
若干年前的今天,一只巨大的马蜂把山姆大叔的鼻子给狠狠地蜇了。大叔捂着红肿的鼻子,暴跳如雷。拿起竹竿开始对付这个马蜂窝。他穿上特制的衣服,捅阿捅。其他邻居都跑过来说,“哎呀,你别捅拉,上回街对面那个俄国佬来捅过,结果被蜇得可惨啦。”山姆大叔说,“不怕,我这个衣服是我特制的,它们拿我没办法。”终于,马蜂窝被捅了下来,掉在地上,摔碎了,一窝的马蜂飞散开去,整个社区就从此被这些没了窝的马蜂困扰。今天维多利亚女士被蜇了,明天杰奎斯先生被蜇。而山姆大叔处于对这些老邻居的歉意,就经常拿杀虫剂东喷喷,西喷喷。但是效果总不太好。
至今马蜂问题依然困扰社区的居民,而山姆大叔的鼻子肿还是没有完全消去。

Tag: 911

共17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